《黑客帝国2》-观后感

《黑客帝国2》就精彩的地方来说,当然要数那几次打斗场面。不过,本质上这些打斗场面并不比第一部中的打斗高明很多,所使用的技术还是慢动作。当然,飙车那场还是非常精彩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场景关乎整个影片的主题。特别是尼奥和巫婆的那场对话以及尼奥和矩阵的创造者之间的对话。个人理解第一场对话的主题大概是人各有天命,作为整个矩阵中的一个份子,其实巫婆也不能有属于自己的喜好,不能明确表示支持谁,反对谁。而第二场对话个人理解是,有一部分涉及到整个矩阵的主题是什么?是爱?还是其他?这就是摆在尼奥面前的两扇门。最终,尼奥选择回到人类中去,回到现实世界中去,因为那里有爱等待着他。还有一场对话,更确切的说是个人独白,也是蛮有意思的。那场独白大概说的是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脱离不了因果关系。但是不知道和整个影片的主题有什么关系。

我不知道这种电影是否要更多的解读。或许看电影真是一件仁者见仁的事情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电影的导演总想透过电影表达什么东西。如果《黑客帝国》的导演仅仅是想说明未来机器人战胜人类这件事,似乎没有必要安排如此复杂的对话。影片中的对话似乎也是导演观点的表达。

《黑客帝国》观后感

看的是Wachowsky姐弟的电影,《黑客帝国》系列第一部。

电影看完的第一感觉就是,里面的人物造型非常酷。不清楚这样的造型对于整个电影的主题的表达有什么影响。

这部电影想要表达什么意思?仅仅是关于虚拟和现实之间的斗争?虚拟代表着那些机器人所控制的世界,而现实代表二十世纪人们所生活居住的世界。到最后, 尼奥在崔妮蒂爱的感召下在虚拟世界中复活,消灭了敌人,回到了现实世界中。

这个想要说明什么呢?人,终究是感性的。能够拯救人的,只有人自身,而不是人所创造出来的任何东西。这些东西,被人创造出来,就已经说明它们的价值不如还没有被人创造出来的东西。

人为什么自身是感性的,但是创造出来的东西却总是理性的?即便是人文科学,它们被称为科学,因此就已经不能任人摆布了。但是,唯有人自身的感情,这个东西,却是从来没有被复制过。即使是有人尝试过,也总是能被他人一眼看穿。现在的神经科学,心理学等学科总是尝试从理性的角度阐释人的情感的发生缘由,过程,但是一直没有满意的答案。或许,我们研究的方向根本就是错误的?!或许,我们根本就不应该用理性的手段去研究非理性。

理性有理性的好处,就是便于知识的传播,经验的传递。感性有什么好处呢?大概就是方便体验的传递吧。一个人对一件事情的体验,这个大概是只能言传,不能量化了。

影片里还提到一句话,就是,精神死亡意味着人的死亡。这个从某种意义上说的是人的存在的判据的问题。精神的存在必然是非常重要的。

可是如何判断一个人的精神是否存在?精神,从一定的意义上说是感性的,而‘存在’与否,这个问题所期望的回答,是一个斩钉截铁的‘是’或者‘不是’。可以认为,这个问题本身就是理性的问题,而不是感性的问题所期望的那种比较模糊的答案。所以,或许‘一个人的精神是否存在’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有问题的,是一种内部不自洽的问题。换言之,这个问题is not even wrong,按照Pauli的说法。

为什么人们一直使用理性的方法研究感性方面的问题,大概这是对人类而言最简单有效的方法。认识人类自己总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,就像我们现在也没有解决机器人如何有效自我反馈一样。这种循环,递归,出现在人类的各种学科中,并且经常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,比如Godel定理,罗素悖论,分形,等等。

《天堂的颜色》-电影观后感

电影«天堂的颜色»是一部伊朗电影,由马基迪导演。影片讲述的是一个父亲不堪生活重负,打算抛弃自己的盲人儿子墨曼。最后,这位父亲失去了母亲,也失去了儿子,同时自己的再婚的亲事而告吹了。

电影的名字很湿特别。什么是天堂的颜色?天堂有颜色吗?对于我们眼睛正常的人来说,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天堂,更不用说天堂是什么颜色的了。颜色这个词,对盲人而言是多么奢侈的词汇。他们的世界是一片黑暗,即使是半点颜色对他们而言也是莫大的幸福。可是,谁能说盲人就看不到天堂的颜色呢?退一步讲,谁能说盲人看不到天堂呢?如果上帝对每个人是公平的,那么我们正常人可以看到生活的世界,就未必能看到生后的世界。对盲人而言,或许正好相反,他们看不到生活的世界,但他们或许能看到天堂,甚至天堂的颜色。

当然,这部影片或许并不执意讨论生理上的盲人,而是心灵上的盲人。心灵上的盲人是什么样的人?就像生理上的盲人一样,他们已经断绝了和生活世界的接触,也就是对现实世界感到绝望。这个其实更可怕。一个对生活绝望的人,如同行尸走肉,现实的世界与之无关。影片里的父亲或许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心灵上的盲人,他还是想通过一些手段来改善自己的悲惨的境遇。但是,他做的有一些过于极端了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谁能否认这里的父亲不是现实生活中芸芸众生的写照呢?!我们都是小人物,我们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生活,境遇。这个时候,我们要么心灰意冷,不再对生活抱有什么希望,要么奋力拼搏,不争馒头争口气。从某种意义上,墨曼和他的父亲都是后面这种情况,他们都努力去追赶现实的世界来改变自己。但是,父亲的做法有一些极端。

想想自己,仍然是一无所成,除了奋斗,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解药?!但是,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现阶段必须努力增强自身的实力,同时抓住机遇。这是唯一的出路。